竹林清影2016

【爱我的小久】
只是一只长情不退圈的小透明,产出的疑似粮的东东实际上都是毒
最善于开脑洞不填,坑品是什么?不存在的……

一个哈蛋脑洞

没错,不用心存侥幸,这个脑洞它就是非常的OOC并且完全没有历史常识。

(夹带一点percilot)

近代AU,设定是僧侣哈 X 随便是什么身份(或许是少爷的可能性大一点?)的蛋……

大概就是哈利属于一个对神职人员私生活要求相当严格的教派,蛋是他的教区内的一个娃纸。
有一次蛋蛋干了点什么不太好的事情(或者没有干什么不好的事,纯粹是自己心里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有了心理负罪感),就去找哈利忏悔。
两个人一来二去就熟识了,就相知了,就相爱了……这中间多少内心的恐惧压抑纠结,到最后终于鼓足勇气紧紧拥抱住对方……似乎都很值得写一写,相当带感的赶脚呢XD
咳咳,抱歉,让我们接着说完剧情。
接下来他们的恋情当然是被发现了。这时候就可以上演一个类似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故事,或者是类似于威尼斯商人中杰西卡与罗兰佐的故事。
总之最后哈叔和蛋蛋在众人的暗中帮助下私奔(逃亡)了,他们游走于世界各地,不公正的法律和无知的人们都无法伤害他们。不过故事到私奔出走就结束了,私奔后的生活就是另外的故事了,或许可以有一些类似海底两万里或者八十天环游地球的故事🤔
哦天呐,打住,我这是又开了另一个脑洞了…………

咳咳,回到这个脑洞。这个脑洞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的一点是罗妹、梅林两位助攻团成员以及Lancelot、Percival也都很值得塑造一番,因为他们似乎都可以代表一类人物,而不是单纯的一个角色:

罗妹是有才学、有胆气,追求自由平等的新兴资产/中产阶级女性,对朋友忠诚可靠,坚定的支持蛋蛋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与自由。
相比起蛋妈和迪恩来说,罗妹这个好闺蜜显然更配得上“蛋蛋的坚实后盾”这一称号。

梅林和哈叔、和蛋蛋一样,可以写写情感与理智矛盾与新老观念的碰撞更替。
梅林是哈利的同事兼多年老友,也算得上是蛋蛋的长辈,情感使他不忍心哈利和蛋蛋受到伤害;宗教、法律与社会常识又时时提醒着他当时人们的普遍观念:同性恋是病态的,是有罪的。
他从未想过去举报哈利和蛋蛋,但他确实衷心的希望并试图使他们“变回直的”,“终止这段病态的感情”。总的来说,他需要一个引导;而这个时候,就需要思想先进的罗妹出马来一波关于自由平等博爱的洗脑了。最终,在无限的纠结与挣扎后,新观念在与旧观念的较量中占了上风,梅林默许了哈利和蛋蛋的感情,并且和罗妹一起成为帮助他们策划、实施私奔(逃亡)的中坚力量。但在我看来,梅林所代表的这类人的观念自始至终没有太大的改变;最后真正占领上风的不是新观念,而是对老友、对喜欢的后辈的情感。
休谟说的对,“Reason is, and ought only to be the slave of the passions, and can never pretend to any other office than to serve and obey them.”
(没有说梅老师顽固不化思想保守的意思,就是想说……成年人的三观大概不是那么好改变的……)

Lancelot & Percival:既然我也吃兰帕,那么如果是我写的话,我当然会给他们加点戏份,写成一对儿XD
他们和哈蛋不同,如果说私奔的哈蛋代表的是一种比较轰轰烈烈的、洋溢着激情的一种激进的生存模式,那么兰帕就是一种比较隐忍、低调的生存模式,尽量不让任何人发现。他们藏的很好,就算哈利和梅林是他们多年的同事和朋友,也一直没有发现异常。这两只不用着墨太多,甚至似乎不用明写,就在哈利蛋蛋私奔前夕众人道别之际让James(Lancelot)上前说一句类似“我们这辈子是不可能了,祝你们能幸福快乐”之类的话,前文中再铺垫一两处不起眼的互动小细节就足够了。

p.s.: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脑洞恐怕有个bug。蛋蛋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重视家庭,所以如果写他不管不顾抛下母亲和妹妹私奔,那无疑就会更加的OOC。对于这一点我实在也很苦恼,我现在只想到两种可能的解决方式:

1.和哈叔走,拜托罗妹和梅林代为照看家庭,定期往家中写信寄财物。可是我还是觉得这种方法不够好。

2.带上蛋妈和黛西一起走。我觉得这种方法的可操作性不强,私奔不是旅游度假,那个年代的英国,同性恋是要入狱甚至处死的。所以他们是在逃命,是要风餐露宿浪迹天涯。这样的情况下,带着一位女士和一个小婴儿无疑是极不明智且极不负责的,我不看好这种方法。
所以你看,我也实在没什么好办法😂如果哪位旁友想到了什么合理的解决方法,那我必然洗耳恭听——只不过这个脑洞我八成是写不出来的罢了_(:з)∠)_


最后!!如果有哪位大佬想写,我双手递笔端茶递水捏肩膀啊啊啊!!

评论 ( 19 )
热度 ( 12 )

© 竹林清影201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