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清影2016

【爱我的小久】
写过即黑历史
只是一只长情不退圈的小透明,产出的疑似粮的东东实际上都是毒
最善于开脑洞不填,坑品是什么?不存在的……

【沙李AU】(作者有毒OOC⚠️慎入)NO MAN IS AN ISLAND

写此文的目的就在于抛毒引玉,请轻些打作者


本文的灵感和相当一部分思路都来源于@CCHHHHHHris(b站ID)太太制作的短片《【福华】三版混剪 主Granada版 AU/HE No Man is an Island》。某种程度上,这位太太可以说是本文原作者了。 我几天前曾试图通过微博私信联系这位太太,但并没有回音,只好在此说明。我不会利用这篇文章谋求任何商业利益,希望不会侵犯到她的权益。


贴出原视频b站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624753/

强烈推荐此神剪!!虽然不是沙李( ̄∇ ̄)



预警:

#本文或许可以称作日记体

#本文是架空的近代欧洲背景(什么鬼),汉东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看官们可以*部分的*代入近代英国以帮助想象

#年龄操作,沙、李各在张、吴两位老师目前的年龄基础上年轻25岁,沙37岁,李30岁

#小学生文笔,文风诡异,啰嗦废话多(-。-)


⚠️最后再重复一遍,本文极度OOC!!!看前请三思!!本人对一切OOC所引发的、读者的生理疾病概不负责!!⚠️








《No man is an island》序言


尊敬的各位读者们,相信大家对近一百年前那起震惊全国的“赵系间谍案”及与此案相关的一对传奇伴侣——沙瑞金和李达康的故事多少都有所耳闻。“赵系间谍案”堪称大战时期汉东第一大间谍案,其规模与影响力均在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在这起案件的侦破中,一对伴侣功勋卓著,他们就是汉东前内政部部长沙瑞金与汉东前外交部部长李达康。我们甚至可以说,这两位的爱情故事对本案的侦破有着相当的影响。


本书致力于还原沙、李二位的爱情故事,以帮助读者从另一个角度了解“赵系间谍案”的历史。我们主要收录整理了沙、李二人尚未佚失的部分日记和其他相关人士的回忆、记录、信件等,力求将那段狗血(划掉)真实的历史呈现出来,以飨读者。


                                           

                                                             编者




3月13日       沙瑞金


今天将军把我叫去谈话,商量我退役后转业的相关事宜(沙瑞金从政之前曾在海军服役,退役时为中校军衔。——编者)。将军表示上面有意向把我调去新成立的汉东国家安全局做副局长,问我的意愿。

我能怎么说呢?他的神情告诉我他根本没有在征求意见,而是在通知决定。但我装作没有看见,并且表示我需要再考虑一下,因为我一点也不了解这个部门。我敢打赌若在平时,将军一定会亲自给我解释并且要求我在一分钟内作出令他满意的明确表态——他就是那种人;不过好在今天他事务繁忙,在我们交谈的短短几分钟里,秘书就已经进来叫过他不下三次了。临走时他那个警告的瞪视真是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总的来说,他还是个好将军。


我在告别将军后去查询了那个由不得我拒绝的新职位,我得说,我确实对这个职位挺感兴趣。看看这些:“保卫汉东,打击外国机构的谍报、恐怖主义、破坏等威胁国家安全的活动,打击通过政治、产业、或暴力手段企图颠覆或破坏议会民主的行动;为一些公营和私营机构提供安全咨询,帮助他们减少受到威胁的可能”。

嗯,我想我是能够在这个岗位上做出些成绩的。最近国际局势已有些不大乐观,希望这个新部门确实能为保卫汉东的安全尽一臂之力。




3月29日       沙瑞金


京州社交季就要到了。我那位新的公派私人秘书小白提醒我今年一定要去参加,为了人脉,为了情报消息,为了提前了解我的新同僚们。其实我能理解那些不学无术、无所事事的上流人士为什么如此热衷于这些乱七八糟的社交活动(光是这么一个京州社交季就要持续整整三分之一年!上帝啊,这真是个噩梦),但“能理解”完全不代表我会和他们一样热衷于此。


我记得王尔德曾经说,“其他人都相当可怕,自己才是唯一可能的社交圈”。这话我不能完全赞同,它太绝对了;但我确实不太乐于与人交际。在军队里时还好,军队里的年轻人们多少都相对单纯一点;但当我离开了军队,来到了更加复杂、危险且陌生的社交环境中,面对着一群我并不乐意见到的人时,我多少还是会给自己筑起一座围城,只有自己一人在城里,城外的所有人都不能进入,自然便也无法伤我分毫。表面上再给自己戴个和善的面具,便是个游走于人群之中的交际高手了。孤独是免不了的,不敞开心扉,自然不会有交心的朋友,可是我宁愿忍受孤独,也不愿置自己于危险之中。




4月3日       沙瑞金


今天是我第一次参加京州社交季。很遗憾,它正如我想象中的那样可怕,甚至我还低估了其可怕程度。我不得不枯坐在那里,听着一群虚伪做作的马屁精胡侃了一个下午,在阻止自己睡着的同时还得小心别中了他们不时夹在话里的小小圈套。偶尔有一些有想法、有能力的人,也都戴着些虚伪的面具。

如果说今天的经历除了更令我意识到汉东官场的……值得深思之处以外还能有什么用处,那大概就是使我意识到嘴炮恐怕也是能够杀人的。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公务员们那传说中的文官腔,那些嘴炮筒子们能把一句话拓展成十句甚至更多,听他们讲话实在是件令人头秃的事,愿上帝保佑那些与他们朝夕共处的大臣们的发际线。


btw,鉴于我日后大概也要和这些人共事,我想我也是时候去学一口这样的文官腔了。说不定哪天就能用这个去堵那些公务员自己呢?

TBC.


(以下是作者的瞎唠叨)

大家好,这里清影,潜水小透明一只~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粗制滥造,还请各位太太们轻拍(´▽`)

谢谢大家的阅读!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竹林清影2016 | Powered by LOFTER